您的位置:首頁 > 關于本所 > 行業動態

《2014年中國知識産權發展狀況報告》發布

发布时间 :2015-06-08 来源 :厚交所 浏览量 :1238

  6月4日,由國家知識産權局知識産權發展研究中心訂定的《2014年中國知識産權發展狀況報告》在京發布。報告顯示,2014年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水平不斷提高,國際排名進步明顯。

  報告顯示,2014年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達63.74,較2013年增長0.98。知識産權創造、運用、保護和環境水安穩步改善,各項指數基本呈現安穩增長。各主要范例知識産權申請、登記、注冊數量較大幅度增長,創造結構不斷優化;專利、商標等知識産權權利轉讓數量以及質押融資金額進一步提拔;知識産權司法受理案件與專利行政法律案件數量有所上升;制度環境不斷優化,服務機構、職員數量逐年穩步提拔,社會公衆知識産權意識快速提高。

  報告分析稱,目前,我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水平較高的地區主要集中在東部,廣東、北京、上海、浙江、江蘇、山東、福建多年排名位居前線。同時,中西部地區知識産權發展增速明顯,如西藏S年勎鳎5年指數年均增幅達6.42%,中部的安徽、湖北,增幅分別達5.99%和5.72%。

  此外,爲便于進行知識産權綜合能力國際比較,報告首次建立了知識産權綜合發展國際指數。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3年,我國在該榜單上的排名逐年上升,在40個樣本國家中,排名從第19位快速躍升至第9位。2013年,我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國際指數爲53.03,較2012年增長0.3,但與美國、日本存在著巨大差距。報告認爲,目前我國知識産權環境建設結構有待調整,知識産權市場環境和文化環境亟待優化。

  據悉,該報告從2013年起每年訂定並發布,旨在通過建立科學的評價體系,全面客觀反映我國專利、商標、版權等各類知識産權發展狀況,從而引導知識産權奇跡科學發展,推動國家知識産權戰略深入有用實施,爲知識産權強國建設提供政策指引和借鑒。

  1、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狀況評價

  (一)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狀況

  1.綜合發展水平進一步提拔

  爲了評價與反映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狀況,本報告采用天下31個地區相干發展指數的平均值作爲相應的天下知識産權發展指數。天下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進一步提拔,2014年綜合發展指數爲63.74。

  2.創造、運用、保護和環境穩步改善

  以下圖所示,團體而言,2010年至2014年,我國知識産權創造、運用、保護和環境進一步改善,各項指數基本呈現安穩增長。

  2014年創造發展指數較2013年上升明顯,由2013年的56.06上升爲59.30。主要原因爲:2014年各類主要范例知識産權申請、登記、注冊數量有較大幅度增長,創造結構進一步優化。

  知識産權運用發展指數由2013年的61.44提拔爲2014年的61.98,其上升動力主要來自專利、商標等知識産權權利轉讓數量以及質押融資金額的提拔。

  知識産權保護發展指數2014年爲65.60,較2013年稍微回落。造成提拔幅度變小的主要原因是,盡管知識産權司法受理案件與專利行政法律案件數量保持了穩步上升態勢,但是檢察機關案件量、商標行政法律案件量有較大幅度的下降。

  知識産權環境發展指數從2013年的67.71提拔至2014年的68.08。這主要得益于知識産權制度環境的不斷優化,服務機構、職員數量逐年穩步提拔,知識産權意識快速提高。

  (二) 2014年地区知识产权综合发展状况

  1.各地發展階梯狀分布明顯

  根據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天下31個地區間呈現階梯狀分布,但在中西部地區四川省表現出一枝獨秀的局面。具體可歸爲5類。

  第一類:粵京滬浙蘇綜合發展指數位居前線,是綜合發展指數高于80的地區。第二類:綜合發展指數低于80、但高于70的地區,包括山東、福建、四川和安徽。其中四川和安徽均爲首次跨越70的門檻。第三類:綜合發展指數低于70、但高于60的地區,包括湖北、河南、遼甯、陝西、天津、湖南、重慶、雲南、河北、黑龍江。第四類:綜合發展指數低于60、但高于50的地區,包括吉林、廣西、江西、貴州、新疆、內蒙古、甘肅和山西。第五類:綜合發展指數在50以下的地區,包括甯夏、海南、青海和西藏。

  2.地區間不平衡性明顯

  天下的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呈現出東、中、西部地區逐級遞減的趨勢,具有明顯的地區間不平衡。這主要源于各地區經濟發展和市場發育水平不平衡,也源于地區産業分布不平衡。

  從2014年的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來看,綜合發展指數較高的地區大多經濟基礎較好,知識産權資源集中。團體來看,指數超過80的地區中,除北京之外,廣東、上海、浙江、江蘇全部屬于沿海地區。

  從經濟地區來看,東部10個省市中,綜合指數在80以上的有5個,分別是廣東、北京、上海、浙江和江蘇,介于70與80之間的有2個,分別是山東和福建。中部及東北地區的9省中,安徽綜合指數超過70,超過60的有湖北、河南、遼甯、湖南和黑龍江6個省,黑龍江系首次綜合得分超過60。西部地區的12個省區市中,四川的綜合指數得分超過70,陝西、重慶、雲南的綜合指數得分超過60,其中雲南是首次得分超過60,其他省區市的得分均在60以下。

  (三)2010年至2014年地區知識産權綜合發展趨勢

  1.各地區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水平安穩增長

  近5年來,天下各地區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保持安穩增長,各地區年均增幅的中位數爲3.33%。可以看出,年均增幅最大的是西藏S年勎鳎龇鶢6.42%;其次是中部的安徽、湖北,增幅分別爲5.99%和5.72%。廣東、北京、浙江等省份增幅較小,原因不難理解,經過量年高速發展,這些地區已經開始進入一個增速放緩期。

  2.中西部地區增幅較大

  2010年至2014年,從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變化來看,天下各個地區都有不同程度的提拔。天下1/3以上地區綜合發展指數提拔幅度超過10個分值。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提拔幅度最大的是陝西、安徽、湖北、重慶、黑龍江、四川等地區。由于設定2010年爲基期帶來的影響,並沒有地區跨越了20分提拔線。

  3.各地發展差距擴大的趨勢開始放緩

  從31個地區知識産權綜合發展指數變化來看,2007年至2010年,我國經過了一個快速增長時期,發達地區與不發達地區之間綜合發展水平呈現逐年拉大趨勢。但是,2010年以來,各地發展差距擴大的趨勢開始放緩,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發展階段。與2013年相比,2014年最發達地區與最不發達地區綜合發展指數安穩發展。這除了與近年來經過快速發展後,各地增長出現減緩趨勢有關,同時也因基期及算法設定在一定程度上束縛了發達地區的離群數值有關。

  二、地區知識産權創造發展狀況評價

  知識産權創造指數主要從創造的數量、質量以及服從等三方面來衡量。其中,創造數量主要包括相干知識産權的授權量、注冊量或登記量;創造質量包括相干知識産權的結構性指標,如發明專利申請比例,維持性指標,如專利維持率、注冊商標續展率等,以及其他能夠反映知識産權質量的一些指標,如PCT國際專利申請受理量、馬德裏商標國際注冊申請量等;創造服從則主如果包括知識産權的人均擁有量、單位投入的知識産權産出等指標。

  根據2014年知識産權創造發展指數,天下大致可分爲以下5類地區。

  第一類是創造發展指數高于80的地區,這類地區知識産權創造活動非常活躍,包括北京、廣東、上海;第二類是創造發展指數低于80、高于70的地區,這類地區知識産權創造發展迅速,包括江蘇、浙江。與2013年比,除了位次微調之外,前兩類的省份幾乎沒有變化;第三類是創造發展指數低于70、高于60的地區,包括山東、安徽、四川、福建、陝西、重慶、天津、遼甯,這類地區處于穩定的追隨期,新加入了5個省市;第四類是創造發展指數低于60、高于50的地區,包括黑龍江、雲南、湖南、河南、湖北、貴州、吉林、廣西、西藏、海南,這類地區處于發展初級階段;而其余地區的創造發展指數低于50,還處于發展起步階段,仍需繼續大力發展。與2013年相比,這三個區段的數量也沒有太大變化,這表明提高知識産權的創造能力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需要各地方艱苦、長期的努力。

  3、地區知識産權運用發展狀況評價

  對地區知識産權運用發展狀況的評價,報告主要從運用活動的數量和取得的結果這兩方面來考慮。其中,運用數量主要包括主要范例知識産權的質押融資、許可轉讓等活動的數量,運用結果主要包括此類活動獲得的金額,包括實際金額和合同金額等。

  根據運用發展指數,天下可分爲5類。

  第一類是運用發展指數高于80的地區,只有廣東一省;第二類是運用發展指數低于80、高于70的地區,包括浙江、北京、江蘇、福建、上海、山東和四川;第三類是運用發展指數低于70、高于60的地區,共有10個省份,包括安徽、河北、陝西、江西、吉林、遼甯、黑龍江、湖北、天津和河南;第四類是運用發展指數低于60、高于50的地區,包括湖南、重慶、雲南、山西、內蒙古、貴州和廣西;第五類是運用發展指數低于50的地區,包括新疆、甘肅、海南、甯夏、青海和西藏。

  4、地區知識産權保護發展狀況評價

  知識産權保護包括司法保護和行政保護兩個方面。本報告主要用案件量及相干的指標來衡量保護取得的結果。原因是,保護類案件數量的多少不僅可以直接反映不同省份在知識産權保護方面的努力程度,而且還可以間接反映知識産權權利主體對保護需求的旺盛程度。

  根據保護發展指數測算,天下可分爲5類。

  第一類是保護發展指數高于80的地區,包括廣東、浙江、江蘇、上海、北京、湖北、山東、福建;第二類是保護發展指數低于80、高于70的地區,包括河南、四川、安徽3省;第三類是保護發展指數低于70、高于60的地區,包括湖南、河北、遼甯、重慶、雲南和廣西;第四類是保護發展指數低于60、高于50的地區,包括天津、黑龍江、陝西、江西、新疆、貴州、甘肅、內蒙古、吉林和山西;第五類是保護發展指數低于50,包括海南、甯夏、青海、西藏。

  近年來知識産權案件團體數量都保持上漲的趨勢。2014年,天下地方人民法院共新收和審結知識産權民事一審案件與2013年相比分別上漲了約7個百分點。2014年知識産權司法處理的案件與行政法律案件的數量相比,二者保持著2:1的比例,前者差未幾是後者的兩倍。

  5、地區知識産權環境發展狀況評價

  知識産權環境主要考量制度環境、服務環境以及知識産權意識環境三個方面。其中,制度環境主要考察法規、規章、戰略、規劃的訂定情況;服務環境主要考察知識産權服務機構和職員分布情況;意識環境反映公衆知識産權意識,是從主要范例知識産權人均申請量以及各地區對知識産權當局網站的訪問量來測評。

  根據知識産權環境發展指數,天下可分爲5類。

  第一類是知識産權環境發展指數高于80的地區,包括廣東、北京、上海、浙江、山東和江蘇;第二類是環境發展指數低于80、高于70的地區,包括安徽、遼甯、河南、湖北、四川、福建、天津和陝西;第三類是環境發展指數低于70、高于60的地區,包括湖南、重慶、新疆、雲南、黑龍江、河北和內蒙古;第四類是環境發展指數低于60、高于50的地區,包括江西、吉林、貴州、廣西、甘肅、甯夏和青海;第五類是環境發展指數低于50的地區,包括山西、海南和西藏。最後兩個位段的省份從2013年的12個減少到10個。

  6、我國知識産權發展狀況的國際比較

  (一)團體發展狀況的國際比較

  1.我國知識産權發展水平處于天下中上遊

  2.我國知識産權地位快速提拔

  從2008年到2013年的6年時間內,美國、日本、韓國、德國4國的得分穩居前4位,我國排名逐年快速上升,從第19位快速躍升至第9位,由中遊偏下的位置一躍達到天下中上遊水平。

  3.能力、績效、環境所處位次不均衡

  2013年,我國知識産權發展狀況總指數下的3個一級指標能力、績效、環境指數分別處于天下第3位、第3位和第30位,從排名上看,三個一級指標的排名位次極不均衡。但從得分上看,我國在3個一級指標分別得分63.57、48.56和40.93,差異程度明顯小于排位。

  (二)知識産權能力發展狀況的國際比較

  1.我國知識産權能力位居天下前線

  2013年,我國的知識産權能力指數得分達到63.57分,較2012年提拔0.46分。排名雖較上年未有變化,緊隨美國、日本之後,保持在樣本國家的第3位。

  2.我國知識産權能力天下排名穩步提拔

  在2008到2013年6年的時間內,我國在知識産權能力方面的國際排名穩步提拔,從2008年的第10位提拔至2013年的第3位。

  3.我國知識産權能力發展結構相對均衡

  從各國知識産權創造、管理、保護、運用對知識産權能力指數的貢獻程度看,2013年,多數樣本國家創造和管理對知識産權能力指數得分的貢獻不高,我國的知識産權能力指數發展一樣呈現均衡發展的態勢,創造、管理、保護、運用對能力得分的貢獻程度相對均衡。

  (三)知識産權績效發展狀況的國際比較

  1.我國知識産權績效水平與美日仍有較大差距

  2013年與2012年相比,我國的知識産權績效指數由46.41提拔至48.56,排名第3位,但得分與領先國家差距較大,僅爲美國、日本的一半。2008年至2013年間,我國的績效指數天下排名一直穩居天下前線,並從2008年的第5位穩步升至2013年的第3位。

  2.我國知識産權國際影響力有待進一步提拔

  美國國際影響力的貢獻程度是創新貢獻度的兩倍,體現了知識産權極強外延性,我國的國際影響力對績效指數得分的貢獻與創新貢獻度僅爲1:1的比例,仍有很大的提拔空間。

  (四)知識産權環境發展狀況的國際比較

  1.我國知識産權環境與主要國家差距較大

  2013年,我國知識産權環境指數得分40.93分,在樣本國家中排名第30位,我國知識産權環境指數的得分從絕對分值方面與能力指數、績效指數的差距並不大,但是由于環境指數天下各國得分與標杆差異明顯偏小,因此相近的絕對得分排名卻不甚理想。

  2008年至2013年,我國知識産權環境指數的天下排名一直在排名第28位至第30位左右上下徘徊,盡管我國已經采取了諸多措施改善知識産權的外部環境,得分也有穩定提拔,但是排名位次變化不大,也體現了環境建設是一個長期而艱巨的工程。

  2.知識産權市場和文化環境亟待優化

  從2013年各國産權制度、市場、文化環境指數對環境指數得分的貢獻程度可以看出,在我國目前的知識産權環境指數中,貢獻度最高的指數是知識産權的制度環境,市場環境和文化環境對得分的貢獻明顯不足,然而從國際上環境指數得分較高的國家日本、瑞士、芬蘭等國家的發展結構來看,知識産權的市場環境和文化環境的貢獻程度很高,三種環境的貢獻程度幾乎達到了1:1:1的平衡,而目前我國的制度環境貢獻與市場環境、文化環境的貢獻之比爲2:1:1,結構有待調整,市場環境和文化環境亟待優化。

  (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返回列表頁
回舊版